中国品牌旗舰店-中国品牌排行榜_中国品牌大全
  • 中国品牌旗舰店 > 美妆日化 > 成人用品 > > 精神分裂也不能阻止我爱你

    精神分裂也不能阻止我爱你

    发布时间:2017-09-30 21:16 作者:中国品牌大全

    精神分裂也不能阻止我爱你

    文/

    双囍

    那个男主角有二十八种性格,而我却独独爱他一种,便是他爱我时的样子。

    那时候他会安静的听我絮叨关于一只黄昏下独自仰望天空地黑色猫咪抑或是某个橱窗前模特的服装的色彩,也会是常常路过的巷子的那棵树突然结出青涩的果子。

    因为是絮叨所以思维永远没有定性或者天生的神经质我常常无法连续的表达某个主题。那时他会浅浅地笑,俯身亲吻我的额头,说,“乖…”一脸的宠溺。

    于是我便习惯的沉溺于这种虚妄的温馨里,不问世事,不问对错。

    只是有时我也会恍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趋渐透明,然后眼底一片茫然, 其实很多时候爱上一个人只是一瞬间的事。

    那是什么时候呢?恩,是在法庭上。

    站在被告席上,听到那个男声宣判被告无罪,声音低沉而磁性。抬头我便看到站在宣判席上的他,黑色的边框眼镜,好看的鼻子,我在这样的场景突然想,如果和他亲吻会不会碰到鼻子,然后不自觉地笑,窗外的阳光异样的明媚。

    我叫阿二,二十二岁,因为过失杀人被起诉,却最终因为患有严重精神分裂被判无罪。我冲着宣判席上的男人甜甜地笑,真如那夏日一样明媚,我想他看见的一定是一双干净透明的眼睛。

    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十八岁我就开始变成这个样子,常常会莫名其妙的爱上一个人,然后又突然遗忘。而少年的时候我会因为喜欢上一个好听的名字而爱上一个好看的男人,最后用一个青春去遗忘,我一直都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却常常陷入某个幻想的故事情节而无法自拔。

    有时候也会忘记自己是谁,这种状况在我日益的成长中越发明显,直至不可自拔。我在20岁的时候住在一个到处都是洁白的地方,它有个安详的名字,叫宁祥疗养院。

    我穿白色的病服,显瘦柔弱的样子,我常常幻想自己是个透明的人儿,自由的游荡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我一直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呆下去,呆下去,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可是突然有一天我的医生告诉我,他可以带我离开,我坐在秋天上迷惘的望着那个身材高大却一脸平淡的男人,然后看着他亲吻我的额头,某一瞬间我觉得,我的灵魂出了身体,安静地看着他们。

    然后那医生带我真的离开那里了。

    这么想来其实我是怀念那段日子的,世界的颜色都是白色。

    法官将我带到他家时一脸的无可奈何,我就那样冲着他温温软软的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却很清楚如何让一个人男人爱上我。

    有时我会觉得自己像一只优质纯良的猫咪,温顺而柔弱,却也知道如何给人致命一击。其实越温顺的动物越不是善类。就像那个男医生倒在血泊里时依然没有明白,自己竟然会死在那样一个柔弱甚至无法自理的女孩手里,甚至她还是自己的病人。

    有时人们总是太过自负,这时候我会轻轻地按着身上的伤口,尽管它已没了痕迹,只是有些伤口会在肌肤下腐烂直至烂在骨子里,而所谓医生也许比病人病的更重,更扭曲。

    我开始住在他的家里,然而看到法官的时候并不多,他总是在不停地写判决书,持续不断地开庭。或者寻找那个妖艳的男人,他总是在自己的故事里说,黎耀辉,我们重新开始吧!也会想念那个已不存在的女子。

    那时我会远远地离开,我习惯在得到某个人以后,等待他来爱我,幼时的苦恋和少年的惨烈,让我内心充满了不安。我从来不否定自己的自私,就像我从来无法分辩俗世的是非概念。

    我想在成年后我便不再是个好孩子了。

    他常常说他不是法官,他其实是个演员;他常常说他有二十八种性格,每一种都是完美;他常常叫着我的小名说,囡囡,你真美。

    那时候法官也会絮絮叨叨,讲少年时深爱的女子,讲他的红,他的丽莎,讲他们在遥远的湖边嬉戏,讲他其实爱的是男人,可是无论故事如何辗转,他爱的那个姑娘总是死在一场碎裂里,还有那个妖艳的男子也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他说,囡囡,以后我会一直守着你。那时候我们也会像情侣般亲吻。

    那时我会仰头看他,却看不清他的眼神。

    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我并不惊异,很多年以前我就习惯不动声色的接受那些既定的事实。那个女人很优雅可惜不够美丽;而她够漂亮却略显俗艳;还有她够贤淑却不见风情……

    拿着照片做着无聊的对比,然后看到旁边相框里的女子,阳光下眉眼异样生动,我的法官总是说,囡囡你真美。可是他说他有二十八种性格,而只有一种是属于我的。

    阳光透过落地窗,生活如此安逸。

    午后回家,法官柔柔地说,“囡囡,吃药了!”。

    似乎在一起后他总是喜欢用这种温情的语气与我说话,这让我总会觉得自己是他的宠物。却是习惯性的冲着他微微笑,顺手接过药片悄悄扔掉。

    “你干嘛!”刚准备转身的他突然狂吼起来,水杯在突然的惊吓中从手中滑掉。

    “没干嘛呀”我光脚奔向他,甜腻的凑在他的耳边企图亲吻他的耳。

    他狠狠推开我,“你多久没吃药了?”

    我看到他惊恐的望着我的脚,原来双脚踏过的地方已血肉模糊,我不自觉的蹲下去拣起那些碎掉的玻璃。

    “囡囡,不要…”

    “囡囡…”

    “不要…我只爱你的!”

    “不要…”

    再醒来的时候,我站在被告席上,我一脸茫然地看着所有人,突然听到一个男声,“被害人既已知道被告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却贪图美色与她同居,同时又与多个女性有染而刺激了被告人,被告是在血液的刺激下才会误失杀人,属于无意识行为,不能构成犯罪……”

    铿锵有力的辩解,让人无法反驳。

    我仰头看着那个律师,他有好看的下巴,严肃的样子让我的心情突然格外的好。而外面的阳光还是一样的热烈,我冲着那个男人温软的笑,我知道我是自由的。

    十色是一个两性情趣微信公众号,分享情趣文化、两性趣闻、性爱科普。羞羞的情趣养分只为你而生,立即搜索关注微信号:shiseguan (长按复制)

    合作媒体|